发布时间 : 2015-05-12   文章来源 : 宣传部   文章类型 : 转载

莫开伟:降低银行服务收费不能“只堵疏”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5511

 

银行追逐服务高收费既受经营本质驱使,也有银行应对经营业务转型的无奈。

银行服务收费成社会各界关注焦点,正如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所说,从总体上看,银行业积极完善服务收费、投诉和责任追究等制度,规范收费行为也取得一定成效。但部分银行机构收费上质价不符、捆绑收费、只收费不服务等现象仍时有出现,与公众期待有一定差距。

客观地看,银行与其他商业企业一样,必有服务收费,且在很大程度上用收费补偿经营成本、获得利润和防范风险。因而,银行追求服务收费的动机可以理解。但是,其收费动机必须符合客观经济实际及企业和民众承受能力,否则服务收费必然步入“越减越多”、“越降越高”的怪圈。

而当前银行为何会掉入这个收费陷阱而难以自拔?原因不外乎三方面:一是随着存款利率即将放开,银行传统存贷款利差进一步收窄,银行越来越倚重服务收费。二是各银行总行虽有明确规范服务收费要求,但基层银行为完成利润、中间业务等考核指标,不得已通过变相收费来实现。三是监管部门面对庞大银行分支机构网点,力量过于单薄,无法对所有银行机构进行全面检查;即使被检查银行机构查出问题,由于处罚过轻,缺乏违规惩处威慑力,不足以引起全局警醒。因此,银行追逐服务高收费既受经营本质驱使,也有银行应对经营业务转型的无奈。

20142月《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颁布之后,收费项目确已减少,一些不当收费名目都已砍掉。从总体看,收费项目基本趋于合理。但为何企业和民众仍颇多诟病,主要是一些中间收费项目,仍得不到完全彻底规范。为何银行中间业务收费难以降低,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一方面,银行经营转型处于探索和迷惑期,中间业务收费本身存在有待完善地方,该如何监管?另一方面,目前中国银行业仍没有走出传统存贷款业务经营“樊篱”,业务单一,且在证券、保险、投资等方面业务受到限制,造成银行经营盈利渠道过窄,银行将来业务发展该走向何方?

显然,目前规范和降低银行服务收费,若只堵疏,仅对银行服务收费进行严厉打击,且不给银行业务发展和服务收费以新的出路,会产生两种不良后果,一是银行经营会走入“死胡同”,经营难以为继;二是会使银行服务收费步入更加恶性循环状态,“按下葫芦浮起瓢”,永远无法摆脱服务收费混乱局面。

因此,对银行服务收费应从两方面加以引导:首先,按监管部门颁布的服务收费新规范约束收费行为,加大监管力度。其次,加快银行业务经营改革步伐,由单一传统存贷款业务向保险、证券、投资等混合经营业务发展,拓展银行收入渠道,增加盈利点,使银行业从过分依赖抬高中间业务收费转向到发展混合业务经营,为真正降低银行服务收费提供出路。

 

日 期: 版权所有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ICP备05072642号
首页访问量: 45190949 次 当前页访问量: 5196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