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新闻活动发布活动


发布时间 : 2017-06-29   文章来源 : 宣传部   文章类型 : 转载

三部委重拳整治校园贷 59家网贷平台已退出

2017年6月29日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海霞

人民网北京6月29日电 (记者 李海霞)备受争议的校园贷最近几年一直处于人人喊打的状态。进入2016年以来,“马上就要被关了”的传言也是此起彼伏。直到今年6月28日,银监会、教育部和人社部联合发文,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平台一律暂停新业务并制定明确的退出整改计划。尽管监管部门并未明确整改时间表,但留给网贷平台的时间不多了,毕竟“从源头杜绝校园贷乱象”的诉求,已经被提及太久。

从去年到现在,监管“严”了起来

银监会相关人士表示,当前校园贷出现的滥发高利贷、暴力催收、裸条贷款等违法违规现象,是此次《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整顿的核心问题。

“这些网贷平台过度膨胀的欲望和贪婪,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已经无法管控。《通知》下发并要求未经允许的机构不能从事校园贷业务,也是监管部门的无奈之举。”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多起大学生自杀恶性事件,足以说明网贷平台催债手段的恶毒和引发的后果的严重性。

对校园贷的监管已是“箭在弦上”。然而,6月28日的《通知》,并非监管部门第一次发布校园贷监管通知。

早在2016年,银监会、教育部等部门就多次下发整治校园贷的相关通知和规定。

4月,教育部与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和实时预警机制,同时,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应对处置机制。

8月24日,银监会亦明确提出用“停、 移、整、教、引”五字方针,整改校园贷问题。

9月29日,教育部再度发文《关于开展校园网贷风险防范集中专项教育工作的通知》。

10月起开展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中,银监会明确将校园网贷作为整治重点,并与教育部等部门建立了校园网贷联合工作机制。

而直到今年4月10日,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重点做好校园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

一位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平台负责人表示,一年多来校园贷业务一直处于被高压监管的状态,此次三部门发文算是将网贷机构请出了校园。

从P2P到银行,传统机构重回校园

一方面是将网贷平台请出校园,另一方面是将传统银行再次迎回校园。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今年全国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表示“校园贷要开正门”,被业内视为为银行系“正规军”进军“校园贷”定下基调。

《通知》中提及,鼓励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进一步针对大学生合理需求研发产品,提高对大学生的服务效率,补齐面向校园、面向大学生金融服务覆盖不足的短板。

同时,能一起进入校园的还包括“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

通过发展正规金融“正门打开”,用“良币驱逐劣币”,从源头杜绝校园贷乱象产生,似乎是监管部门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与互联网平台相比,商业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开展大学生信贷业务,具有多方面的优势。

“这些正规金融机构应成为校园金融市场的主力军。”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银行资金成本较低,能够提供较低的借贷利率;机构网点较多,便于提供服务和开展贷前调查;具有丰富的信贷业务经营经验;风险管理较为规范,不会发生暴力催收等。

事实上,早在2003年开始,银行就已经开始为大学生提供信用卡业务。然而,最终由于较高的注销率、较高的睡眠率、较高的坏账率,而在2009年被银监会一纸禁令叫停。加上2011年出台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均明确规定,禁止银行向未满18岁的学生发卡,给已满18岁的学生发卡,要经由父母等第二还款来源方的书面同意。各发卡银行很快就退出了这一市场。

在李爱君看来,当时,商业银行之所以暂停校园贷业务,也是因为学生没有进入征信系统,违约率非常高。但是现在,利用大数据技术,大学生的个人数据进入征信报告,信用评价将得到有效解决,对商业银行再开展校园贷非常有利。

“信用卡、助学贷款、消费贷款等,都是商业银行针对大学生这一客户群体已经开展的金融业务,下一步应继续优化和创新。”董希淼说。

截至目前,已有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广发银行等相继推出相应的学生贷款产品。

从疯狂到退出,网贷平台前景如何

无论情愿与否,网贷平台从校园贷里抽身而出,已是板上钉钉之事。

《通知》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对于存量校园网贷业务,网贷机构要根据违法违规情节轻重、业务规模等状况,制定整改计划,确定整改完成期限,明确退出时间表。

不按要求退出校园贷有什么后果?《通知》指明,对拒不整改或超期未完成整改的网贷机构,依法依规予以关闭或取缔,对涉嫌恶意欺诈、暴力催收、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移交公安、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3日,全国共有62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校园贷业务,主要是消费分期平台和在线信贷平台,其中专注于校园贷业务的平台有31家。截至23日,全国共有59家校园贷平台选择退出校园贷市场,其中37家平台选择关闭业务,占总数的63%;有22家平台选择放弃校园贷业务转战其他业务,占比为37%。

董希淼认为,对互联网平台的退出,可以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平台的实际情况灵活实施。

“已经放出去的贷款有一部分可能尚未到期,存量消化是一个过程,不可能在一个时间马上把钱收回来。强行收贷,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也不符合整治的初衷。”董希淼说,应给平台退出留出一定的时间。

对于被暂停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建议,这些机构可以转向为银行提供服务,成为助贷机构,为银行提供用户导流,并可以进行用户筛查、评价等辅助工作。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邹纯也认为,银行和互金合作开展校园贷应该说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模式,比银行单独做要更好。银行具备较严格的风控体系,也符合监管“开正门”的思路,互金公司有消费场景,有之前为学生群体提供消费贷款所积累的经验和数据。银行合作的对象主要是有电商背景的互金公司,一般的网贷平台被监管要求暂停校园贷业务,不会是银行的合作对象,想要转型获得新生比较困难。

 

日 期: 版权所有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ICP备05072642号
首页访问量: 42760022 次 当前页访问量: 1315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