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共服务国际监管动态


 

美国拟推出场外衍生产品交易新监管框架

 

513,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代理主席邓恩联合宣布了关于场外衍生品交易的新监管框架,新框架旨在增加场外交易的透明度,防止市场操纵。

一、场外衍生品交易新监管框架的背景

过去20个月的金融危机暴露出美国金融监管制度存在重大缺陷。美国国际集团(AIG)等事件表明,一方面,监管者未能充分有效识别衍生产品市场潜在的风险;另一方面,对于已识别到的风险,监管者也无法获得相应的政策干预授权,其原因在于目前针对场外衍生交易的联邦监管政策相对较为缺乏。

今年3月,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向国会提出了监管改革框架的初步设想,建议对尚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场外衍生产品市场进行全面监管。同时,美国财政部、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证券及交易委员会(SEC)和其他联邦监管机构,联合就此监管框架对商品交易法、证券法及相关法律提出了修订意见。513,奥巴马政府公布此监管框架。

二、场外衍生品交易监管改革的框架及目标

(一)防止场外衍生品市场交易引发金融风险。授权监管机构采取以下措施,确保场外交易市场主体不参与易形成金融风险的市场活动:

1.修订商品交易法(CEA)和证券法,要求所有标准化的场外合约必须通过受监管的中央交易所(CCPs)进行统一清算。要求CCPs通过充足的保证金覆盖及其他必要的风险控制措施,确保定制化的场外合约不被用作规避中央交易所清算的手段。另外,如果某一特定场外衍生产品已在一家或多家中央交易所接受清算,即默认该产品为标准化的场外合约,应纳入统一清算范围。

2.要求所有的场外衍生产品交易员和风险敞口较大的衍生产品交易商接受审慎监督和严格监管。要求其遵循保守的资本要求、商业行为准则和报告要求,且须达到标准化场外合约和定制化场外合约均需遵守的针对交易双方信用风险敞口的初始保证金要求。由于此项监管计划将场外交易员也纳入监管,之前不通过中央交易所清算的标准化场外双边合约所涉及的对手方风险敞口也将进入监管视线。

(二)提高场外衍生品交易市场效率和透明度。为确保监管机构及时全面地了解场外衍生品市场各方主体的风险敞口等信息,新监管计划将对商品交易法和证券法进行修订,授权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证券交易委员会根据各自职责,提出如下监管要求:

1.记录备案和报告要求(包括审计记录)。已通过中央交易所进行标准化交易结算,或已向交易储存库报告定制化场外合约的,视为满足此项要求。

2.所有未经中央交易所清算的合约均应向受监管的交易所报告。中央交易所和受监管的交易所应向公众提供市场敞口头寸和交易总量等数据,向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证券交易委员会及主监管机构密送各市场交易主体的交易记录和敞口头寸清单。

3.要求标准化的场外合约在规定的交易所公开上市。

4.建立交易信息披露系统,即时公布交易价格及其他交易信息。

5.鼓励相关金融机构充分运用在规定交易所上市交易的场内产品,引导交易所场内市场和场外衍生品市场进行公平竞争,从而提高场内、场外市场的运作效率和衍生产品终端投资者的效益。

(三)防止市场操纵、市场欺诈及其他不公平竞争行为修订交易法和证券法,确保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证券交易委员会及其他监管机构拥有以下权力:

1.对场外衍生品市场中的市场欺诈、市场操纵及其他不公平竞争行为,明确拥有独立的监管处置权。

2.对操纵或明显影响市场价格的场外衍生品交易合约,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有权设置相应的敞口限制条款。

3.监管机构有权要求各中央交易所、交易储存库及其他市场参与主体提供场外衍生品市场交易活动的详尽数据及相关信息,便于及时发现和处置市场不公平竞争行为。

(四)防止场外衍生产品向不成熟的市场投资者进行不当销售。现行法律通过限制场外市场交易对手类型来保护不成熟的市场投资者,防止其购买与自身风险承受能力不匹配的高风险衍生合约,但这些限制仍不够严格有效。

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商品交易法、证券法等相关法律进行重新审查后,就如何进一步加强市场交易对手限制、实施额外的披露要求、或专门针对不成熟市场投资者建立销售规范等提出了修订意见。

财政部长盖特纳表示,对商品交易法、证券法及监管措施进行修订,将在维护市场参与者继续享有标准化场外合约及定制化场外合约既有利益期望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公共政策目标,维护公众利益,保持市场稳健。美国监管部门将与立法部门加强合作,尽快完善场外衍生产品市场的监管立法,并通过与国外监管当局进行沟通协调,使场外衍生品市场监管政策标准尽可能与国际保持一致,避免因跨境流动而削弱监管效果。

 

 

日 期: 版权所有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ICP备05072642号
首页访问量: 45459836 次 当前页访问量: 196629 次